紧急情况:remen88.com 被强打不开了,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.rmxsba.net

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:大结局(下)23

作品: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|作者:真爱小未凉|分类:古代言情|更新:2019-10-11 19:25:10|字数:3255字

只是两个字,年玉又止住了话端,西梁皇帝看着她的模样,似看到了希望,“你有办法对不对?年玉,无论如何,你要救他,你答应朕……”

西梁皇帝说着,似乎太过激动,一连串的咳嗽声如何也止不住。

年玉看着,脑海里,燕爵替孩子挡下那几根银针的一幕,怎么也挥之不去,鬼使神差的,年玉开口,“好,我尽量,我……”

她想到了师傅。

她不愿将师傅卷入世事纷争,可如今,大局已定,便也没有后顾之忧了吧,而自己,这一世,从未见过他老人家,何时,该去药山走一遭才对。

年玉不知何时出了甘泉殿。

临出门时,西梁皇帝让她给子冉传话,说既然来了,可否见上一见,那语气,说不出的卑微,年玉听着,终是不忍辜负,到了殿外,看到楚倾,便将这话原封不动的说与他听,她以为,楚倾不会理会,可出乎她意料的,楚倾竟是同意了。

楚倾进了甘泉殿,出来之时,已是一个时辰之后。

年玉没问父子二人在这一个时辰里都说了些什么,只是,楚倾出来之时,手中多了一个锦盒,单单是那外观,年玉就知道,那锦盒是女子的东西,不止如此,还有子冉眼里微微的变化,那眸中的平静,似乎多了一丝释然。

“玉儿,我答应他了,是为了母后。”

回太子府的路上,马车上,楚倾握着年玉的手,提起“母后”二字,那只拿着锦盒的手微不可察的收紧了些,“当年,母后的死,他脱不了干系,可……”

楚倾说着,话锋一顿,似乎有什么,不愿说起。

年玉没有追问,只是反握住他的手,语气轻轻缓缓,“当年,母后是爱他吧,若是爱着,便也不希望,他如今皇位无所继,心愿无法了。”

楚倾心中微动,玉儿总是如此懂他。

“十年,玉儿,等我十年可好?十年后,待孩子长大,咱们便归隐田园。”楚倾看着年玉,一字一句。

年玉对上楚倾的眼,浅浅一笑,“只要在一起,朝堂,江湖又有什么区别?这一世,你在那里,我便在哪里,你做帝王,我便做你的皇后,你为村夫,我亦做村妇,夫妇相随,便足矣!”

夫妇相随,便足矣……

那话,如世间最动听的言语。

“玉儿,这一世,有你,便足矣!”楚倾将年玉揽入怀中,那张俊朗的脸上,满满的满足。

年玉靠在楚倾胸前,听着他的心跳,脑中浮现出过往的一幕幕,重活一世,遇见这个男人,相知,相恋,相守,经历的种种,犹如发生在昨日,却又仿佛二人已是几世相守一般。

而这一世,他们的时间,还很长……

回了太子府,年玉便修书一封,让人交给西梁皇帝,仅是一日之后,西梁皇帝便让人护送燕爵赶往药山。

传位太子的消息很快在整个西梁传开,西梁皇帝下令礼部,筹备着新帝登基的各种事宜,这般大的事情,其他几国亦会派使臣前来,登基大典前一月,东黎国和北齐两国便传来国书,拟订了来使名单,北齐新帝赵逸和清河长公主赫然在那名单之列,而北齐皇后宇文如烟正怀着身孕,不便前来。

大典前几日,使臣抵达京都。

那一日,年玉和楚倾城外相迎。

再次见到赵逸,他依旧是一袭蓝衫,远远看着,几人便笑了,经历了许多,那一刹,年玉却好似回到了那日在四方馆,第一次见赵逸之时。

翩翩公子,如玉风流。

清河长公主见到年玉,亦是难掩激动,这一夜,太子府的花园里,年玉和楚倾设宴,单独招待赵逸和清河清河长公主,故人相逢,赵逸和楚倾皆喝得多了。

“玉儿……”赵逸一声喊,明显带了醉意,端着酒杯,目光在年玉的身上,再是专注不过,“能得子冉,是你之幸,子冉得你,子冉之幸,而我……”

说着,话锋一顿,敛眉间,眸中似有暖意流转,“能得如烟,亦是我赵逸之幸。”

如烟……

年玉想到那个女子,再看赵逸面上的释然与想念,那分明是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”的甜蜜,年玉心里了然,想来如烟也已经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那个女子,终是等到了心爱之人的回应。

这一夜,他们喝了许多的酒,说了许多的话,说起当年他们在北齐王府湖心岛喝酒的肆意洒脱,还说起了赵焱,说起了年依兰……

那些爱很犹如发生在昨日,可一切终归于尘土,掩埋了一切的恶,留下的,是能被照在阳光下的善与美好。

新帝登基大殿,格外的隆重,年玉和楚倾着帝后华服,在西梁百官和各国使臣的见证下,西梁皇帝亲自传玉玺于楚倾,新帝登基,册封皇后,大赦天下。

可这大赦,唯独对一人例外。

大皇子府,阴暗的房间里,四周皆是铁柱,一根根的铁柱围成一个牢笼,那牢笼的最角落,燕翎一袭白衣,瘫坐在地上,白衣亦是狼狈,喧天的锣鼓声一直在他的耳边回荡,如魔咒一般,好似要将他的头给胀破。

他如何不知道那热闹意味着什么?

燕玺……

登基了吗?

那皇位,终是由他坐上去了!

而年玉,理应是皇后……

可他的心里,依旧不甘,突然,他好似明白了什么,大笑了起来,一张开嘴,口中一片血色,牙齿尽数不见,他突然明白了年玉对他到底有多恨!

她将自己囚禁在这里,就只是听着这些,就足以让他的内心饱受折磨,甚至……

甚至命人拔了他的牙,连咬舌自尽的机会都不给他!

年玉……

她要让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

那大笑声在空气里回荡,到最后,渐渐的无力,头靠在铁笼上,说不出的颓败。

新帝登基的第二天,退位的太上皇就搬出了皇宫,只带了几个人去了皇陵,再次传来消息,是在一月之后,太上皇驾崩,临走之前,正是在楚倾母后的棺前。

接到消息,年玉和楚倾赶到了皇陵,瞧见太上皇惨白脸上浅浅的笑意,他们知道,他临走之时是带着希望的,而他的希望,无非是和心爱之人相见。

若人死后,当真有灵魂,他们当真见到了,又是怎样的情形?

他的忏悔,她又是否释然?

那一切,年玉都不知,只是下意识的,她握紧了楚倾的手。

夫妻二人大葬了太上皇,和楚倾的母后合葬在一起,算是了了太上皇最后的心愿。

******

时间一过,便是十年。

十年间,西梁更是繁荣,国泰民安,百姓无不称颂他们的君主,爱民如子,圣明通达,可更加让人津津乐道的,是帝后二人的感情,新帝登基十年,后宫只有皇后一人,可纵是如此,后宫也并不冷清。

第三年的时候,皇后生下了一个小公主,皇上大喜,开国库,行赏天下。

第七年的时候,皇后诞下一个小皇子,普天同庆,在宫外行馆设流水席,足足吃了一月。

如今,已是第十年。

百姓们都在等着宫里皇后再传好消息,却是不知,帝后二人在一月之前,就已悄然离开了皇宫,和他们一道,偷偷离开的,还有太子!

药山。

山腰的药庐外,药香弥漫。

老者一头白发,虽已年迈,可身体依旧健朗,他站在药田外,看着药田里,妇人挽着袖子正帮他收着药草,妇人身旁,那俊美无俦的男人,虽是一袭普通青衫,纵是做着粗活,可依旧难掩一身的贵气。

夫妻二人在药田间,说说笑笑,画面好不和谐。

而此刻,山顶禅室。

男人一袭灰色衣衫,跪在佛前,敲着木鱼。

身旁,男孩不过十岁左右,跪在他的身旁,双手合十,口中亦念着佛经,二人眉宇之间,几分相似,却又诸多不同,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,男人停下了敲木鱼的动作,起身,身旁的男孩,亦随他一起起身,他去哪里,那小男孩亦跟着他一起,不发一语,他做什么,他便跟着做什么。

“你身为太子,不该来这里。”

傍晚,做了晚课,二人回药庐之时,男人终于开口,说出了一早就想说的话。

自十年前,自己来了药山,被药山禅师所救,他便没再离开过,可他却知道,他的心中依旧有所牵念,那个小婴儿哭笑的模样,无数次在他的脑中浮现,他亦没想到,在药山的第二年,年玉和楚倾来药山之时,他再次见到了那孩子。

不过是两岁,一见到他,便奶声奶气的唤他王叔,那双眼,依旧如当时在他怀中一样,灵气动人,饶是现在,他还忘不了那时,他内心的激动。

之后,每年他都会来这里,或随年玉和楚倾一道来,或是自己偷偷一人前来。

不知不觉,每一年,他的心里,亦是有了期盼。

“太子有什么了不起,不过是个名头罢了,朝堂之事有皇弟,我素来爱偷懒,不喜那些烦人之事,正好皇弟是个能干的,父皇有皇弟就够了,王叔……”

突然,小男孩话锋一顿,转眼望着身旁的男人,似乎想说什么,却终究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男人没有留意到他的异样,只是听他的话,有些恍惚,若当年他也如这孩子一般对皇权如此淡然,也不至于……

身旁,小男孩跑了去,他亦是没有瞧见,男孩的眼里有一抹坚定。

方才,他想告诉王叔,他想卸下太子之位,到药山来陪他,可他知道,自己若如此说了,王叔定要说教,不允他来,既是如此,倒不如先斩后奏!

男孩眼底精光闪烁。

到时候,他赖着不走,谁能奈他何?!

对付王叔,他可是有好多办法呢!

喜欢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请大家收藏:(www.rmxsba.net)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热门小说88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》,方便以后阅读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:大结局(下)23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:大结局(下)23并对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